UT CSSA -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德州大学奥斯汀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学生会

 找回密码
 Register
查看: 48954|回复: 55

转一篇很详尽的Austin周边地区游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11 23: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发表在mitbbs.com上(http://mitbbs.com/article1/Texas/31299945_3_0.html)3 z. B2 t" y: u' o
发信人: faintcat (撒娇啊), 信区: Texas
. P4 [4 _: s( C7 l& k. ~标  题: 写一篇长长的奥斯丁游记吧--许多做过的和来不及做的事情* q& X" i9 ]) E" O! G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1 12:32:41 2010, 美东); m: A4 E! j; x# n2 P: b+ ~
我不会开车,很少在奥斯丁城里游山逛水,偶尔玩一下,也和游客一样。一眨眼几年时
1 _% |9 H. A8 L光过去,原本想拍一个MV纪念一下,但找不到摄影师,那么就写点好了。
2 S8 H* i% y/ a5 LHill Country: o) J, t8 }( z8 E( f
07年底的冬天,我和远道而来的好友,还有即将返回印度的朋友阿宁和他的女友一起开$ N/ k- l% g6 F- R# y
车去Hill Country。阿宁在奥斯丁待了九年,一直和女友两地。孤独的时候总是独自开
/ x5 U1 N0 W: E车在Hill Country的山间游览,对每一片山地、每一湾湖水和水库都充满了感情。而我0 n* ~) u9 D' |
却是第一次去。
- O" Y6 T+ W9 k8 F) Y车开进山地之后,地势就变得很崎岖,小路在漫山的绿色中蜿蜒而上,随之又急驶转下; d% S5 C* S1 a- K! {- k/ \
,时而绕过一只山头,眼前又是一条望不到边际的小路。而在郁郁葱葱的山凹之中,藏
# `- R6 l( C- h; ?0 T. U$ l着一弯湖泊,成片的鸟在水面上掠过。最后我们的车在一片湖水前停下。湖边是树林,
$ T$ V" [3 L  d# v  H我们坐在湖水边找出好多瓦片,打了一会儿水漂,阿宁可以接连打出十几个漩涡,泛起
% C& U9 J' z* V/ A; \9 l的涟漪在德州冬日明媚的阳光下闪金光。# R6 h8 P1 C/ |) }. A) F
随后我们开车去了山间的一处低地。那是一片不大的湖水,本身不是水库,而是由于低' U$ g: F2 X) V! M- Q
地形成的水洼。草滩逐渐变成泥地,随后变成粼粼的宽阔水面。湖水碧蓝的看不出一丝& q, q% B" Q9 {1 N2 w; q
杂质,周围一片寂静。我们在湖边坐了一会儿,就看到不远处的山林间慢慢踱出一匹白
8 ]- G: l, C- e/ I8 Q7 R- w马,上面坐了一个漂亮的女牛仔。我和她打招呼,她就把马停住。问起来,她的父母在
) \, b: |9 }% t9 j9 E这里拥有一片农场和许多马,所以她毕业以后就来经营农场。等我们离开了,我还回头
& j5 D. H0 y$ j* O; {看那匹马,而它已经站在水边低头饮水了。
! U7 t6 Y; b5 G我一直挺向往雷尼尔雪山那样的高山湖泊和山间的松柏,可是Hill Country虽然小,却, a6 \9 ?6 O6 P& o
一样有那种我幻想中的宁静清雅,人间仙境一般的美。
. t" J0 v: s" Q4 d9 J, x从Hill Country回来的路上,我们去了一个阿宁称为德州最亮的地方。他一直不肯告诉: N4 }; I( Z* e. x
我们为什么是最亮的地方,猜了很久也没猜对。而当那个“最亮”的地方出现在眼前时
+ k% z3 |4 j7 {3 \,我们都笑了。那是德州电力公司。当时是圣诞节,每个小城市,包括Johnson City的/ X" k9 P+ O9 W
每家每户都在用灯装饰自己的房子和咖啡馆,电力公司也不例外。而他们的门口所有的
9 O, h6 V1 z/ _5 X大树全都从头到脚密密麻麻地裹满了小灯泡。
8 t1 S  b) a  c# `6 m' ^& S品位差到一定地步,就变成了艺术。
  T" k. i3 H6 S那天半夜,一路从Hill Country开回市区,月亮很低,就悬在漫无边际的牧场,看上去
8 b! k. }  ?8 M0 u' H+ B: E特别大。9 J# n. \( Z6 E$ Y
4 b& R+ b! L0 l0 w) K( l- j* }7 e
Mountain Bonnell和Mayfield Garden/ p: D0 G7 K: a& G# k# j
我第一次去Mountain Bonnell,是和邻居一起。那天我们一起去green belt爬完山,我
/ n7 l  l8 j3 w6 O1 h# O感慨奥斯丁没有高山,他说带我去看看“更高”的山,于是我们就到了Mountain
9 c, ^  n3 e% v0 Q0 z1 jBonnell。那其实是一片高出科罗拉多河的高地,形成了美丽的科罗拉多河谷。# m9 L" @, C( R% b, c
邻居从小在奥斯丁长大,每个周日都会把自己的独木舟架在卡车上,开去奥斯丁周围的
% y( c: l$ ~" m( p4 g* B" @3 m+ H湖边划独木舟,爬山,或者到Mountain Bonnell来坐着,是个典型的奥斯丁人。而我却6 c+ k5 T& a& u: N6 ?% b
是第一次坐在科罗拉多河谷一侧的山头上享受河谷中吹来的呼呼的风。河谷在夕阳中泛* T' F" S3 o2 T3 i- `" B
着金光,眼看着蜿蜒数十里。山坡上长满了野花,长长的野草被河谷的风吹得歪倒了一
1 ^% n5 i: l; |9 H' i0 d+ ~片。我们坐了一个下午,一直坐到太阳下山,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e5 |6 X& }5 d$ w% c% B
但是记忆中最美的一次在Mountain Bonnell,是和好朋友傍晚的时候去那里。那天已经* \1 l: E" f/ j( k) {: d) Q3 n* Q
很晚了,太阳已经落山,河畔的另一边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坐了很久,她正在说以前3 E, f, x% n" |  [' f
在大学上钢琴课的事情,身后突然响起吉他声。在吉他声中,一个男孩子的声音说,
3 z0 C/ `- F0 J7 [9 B今天是2008年某月某日,我们在Mountain Bonnell山上,在月亮下面,一起唱这首歌。! f1 ]5 E- L' n' s: o# _& J# I4 z
随后,歌声响起来,是一群很年轻的声音合唱。我和好朋友悄悄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就
7 Z* e2 \( f% R5 A. Z转回来,静静地听他们唱歌。他们唱了很多熟悉的老歌,一支接一支的。' p8 Z: }% G# J) \- x- M5 ]0 |
Mayfield Garden应该是好朋友终生难忘的地方了,因为她在这儿举行了朴素温馨的结
' [. d8 ^5 N* M# T/ v' [  P婚仪式。她选择那里举行婚礼,自然因为我们都很喜欢。Mayfield就在Mountain
3 f  Z4 v: l3 c% \, d5 nBonnell山脚下,是一个非常精致的小花园,春天的时候,开的繁花似锦,而许多只放! ^( P, e/ w, }/ B8 U
养的孔雀就在花园间悠闲地漫步,或者在高大的遮住天空的树枝头叫着。孔雀繁殖的季
: ^( V- H2 m; |  W节里,刚从蛋壳里跳出来的小孔雀在树丛里乱跑着,孔雀妈妈嗷嗷地叫着,园子里很热7 h/ u) E$ ^9 X  B7 K. F
闹。
$ k- P5 D* v0 F5 @  ~4 P$ @第一学期结束了之后,郁闷了一个学期的我,从海德公园跑步到Mountain Bonnell山顶,
5 c$ L) C/ q, M再跑回海德公园,大约刚好10公里。可是在快跑回海德公园的时候有旧伤的脚抽筋了,
, f7 ^( Y( E! ?8 n拐着脚走了一礼拜,之后就再也没有长跑过。9 b1 Y& V3 ^, o

8 @" E- S6 j& W, b; v( `( yGreen Belt
( p0 p! R5 G0 _9 R$ m( X, ]刚来奥斯丁那一年,我和邻居去了无数次green belt。他每次都光着脚走完山路,渐渐( U. T# d8 B9 Y* o0 {# w
的我也学他,最后把脚底走的血淋淋的。
4 Q0 }5 ~, @; T0 k+ g& J( [green belt里面,我印象深刻的是两段路。一段是被邻居称为“月球表面”的乱石滩,2 i+ Z, n6 G( ]  L) @  r. b
其实是干枯的河床。两边不高的山崖上常能看到人攀岩。
  p$ ^# |, p  m6 t- k9 R3 x9 ~/ m0 G我最喜欢在乱石滩上走,被奥斯丁夏季的艳阳烤的滚烫的石头踩在疼痛的脚底,反而很
% K4 [1 b; a% }/ P9 O  B+ s舒服。乱石滩那段路,一点水都没有。有一次,邻居口渴难耐,发现路边有一个小水洼,
9 C" G7 a( g  K3 X" a% h6 h6 ~4 m8 A他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喝水。才喝了两口,另一个人牵着他的狗路过,狗也在河滩里喝水。# Y: {4 o2 a  @
那天回去,他就病了。& x8 m3 B' W6 M" q+ z+ n7 |& ~
另一段路是在这段乱石滩后面的,要走好久的山路。开始的那段,还总有人拍Jimba鼓。
, K* S) L( ^( U; C随后山路边就听得见小溪潺潺流动的声音,走不出多远,小瀑布就在眼前了。有一次,* G0 L+ g- r' ^! M
我放在岸边的鞋都被小瀑布冲走了,还好捡了回来。
1 z: Z9 ^. s7 h% _0 @7 `7 x我们总是捡午后阳光最烈的时候去green belt走山路,因此,走到那里的时候,通常太  k8 s2 m- h7 q1 B) T
阳已经快落山了。坐上许久,就到了“听取蛙声一片”的时候。月亮挂在头顶。那样的* G& ^  G: y0 w; u* [
情境,总能勾起我很多童年的回忆。; q9 A) ]3 G$ k. `7 ?( y' m
那个夏天,奥斯丁雨水还算充足。之后,green bel一带露出河床的流段就越来越多了。
' G% S& c" Y7 \' P" d7 P- Y* g) z% t% W' D: ?/ V
Barton Creek
0 a3 ]0 v( f; c记不得是怎么第一次在Barton Creek划船的了。我一直挺害怕水上运动的,但那次之后4 w! z2 g. u4 |, X& s9 Q- z
就遇到机会就去Barton Creek划船。5 F: q, Q7 }0 a* _! |0 q+ s/ u8 T
船划出去的那一段,这两年长满了绿色水草,不知道是不是水质变化的缘故,船经常磕
( u9 x7 T% u# X/ h5 s磕碰碰。有一年夏季,可能天气太热,没有什么人划船,我和一个朋友下水游泳,脚底
2 B4 O9 I0 j4 z/ Z被密密麻麻的小鱼咬了好几口,最后痛的我差点淹死。而我想下水游泳,是因为河对岸
/ p# W$ _# }% S, A% I就是一群雪白的鸭子,看上去像天鹅一样。我很想游到对岸去和它们接近些。. Q; Z( {; H5 ^1 g* a
印象里最深的一次,是春天里和cc一起划船。为了谁执浆的问题争论了好久,直到天上. R( N8 H( X" m; A
突然下起了雨,我们都被雨里的湖面洗刷了脾气,心情宁静下来。4 ?# E# n( H; f
那样的美景让我心里充满了奇妙的感受。在写小说海德公园里写到这一段,我还特地寻
* B( C& `2 B  M9 v3 m找华兹华斯和拜伦、济慈的诗歌,却找不到能形容那样的景象的。只好随便写了几段。
6 y# Q3 A5 `( M( X/ O7 R; |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形容出万分之一。
: p1 M$ s/ V& d6 H) F) w6 K9 p不过,那片淅淅沥沥洒落在湖面上细雨,水面上泛起的涟漪,沙沙索索和无声无息,还
( L2 Z. ~$ U, u& ~- _2 w% B4 H有顺着河流飘下的独木舟,河畔桥下传来的歌声,呼吸到淡淡的雨气,一定永远会留在. x5 O* X- ^; o2 ^
我心里了。! A. R$ \1 F3 x/ ?

) g! l2 N+ Q2 }; W, A4 e! YEnchanted Rock
+ `1 @/ `6 S& W1 X1 k$ {1 o我只去过一次Enchanted Rock,是跟Central Texas Mountaineer俱乐部的一群人一起
% k5 e' {  p& m& Y( ]去的。
8 ]1 \$ I' |5 G! w- H$ c那段时间我忙着练攀岩,但都是在室内的攀岩墙。学校里的同伴有很多结伴去野外攀岩& s$ [$ k) w8 n( w9 O' |
的,但我总是嫌麻烦,不想去。最后终于和俱乐部的一群人一起去了,因为那次有一个4 I  L# F$ N/ w! Z
刚从欧洲攀岩回来的长得很帅的人带着我们一起。/ C' g  v) ~4 I' x4 u7 ?; D
攀岩的事情已经不值得一提了,我只记得在趴在夏日被烤的滚烫的岩壁上,汗流浃背,  |7 [( X! N0 o/ Z0 V/ ~
叫苦不迭的情境。但我记得一路上跨越的小溪,还有一望无际的德州荒石滩和似乎在太3 {. z; \) R" `# v+ ?
阳下滋滋冒烟的巨石。2 _6 X  H9 N/ W6 B/ ^: B
一起去的还有一个从科罗拉多州来的女孩,也是专业攀岩教练。她个子比我矮很多,和
) s, {$ H5 p8 @" J( E% c3 d( t我一样大,已经几乎把全美国的山都爬遍了。一路上,她和我说了好些小时候学攀岩的9 }. N* o' d. h$ [
事情,转眼到了山脚下,她就象爬山虎一样迅速徒手爬上了我们这些初学不久的人要爬
( K8 W, E- `6 g1 e, I的岩壁固定好绳子。; A$ s; L# N+ Q5 v* s

9 }1 H1 f# {6 WOasis和Lake Travis! b' x3 K3 R2 L8 e
Oasis是奥斯丁最受欢迎的餐厅,建在Lake Travis边的一个山头上,可以眺望远处低矮9 C0 f. {! i( {$ _4 M' W; n
的山头和Lake Travis。似乎在我来奥斯丁之前一年,Oasis被大火烧毁过。然而当我看( t: R- I4 |1 {& S7 W( X( D
到它时,这个繁忙的餐厅就像从未发生过不幸,门口排了十几米的长队,熙熙攘攘,乐
( T- j7 P1 W, d% S; w  X+ p队大声奏着音乐,而停车场已经延伸到了山坡。5 G* K" B5 c6 Z& F7 ^% ?
我去过Oasis四五次,有的时候是灯火初上的时候,有的时候看夕阳从水的边际落下。; Z* k' v5 l6 D: T# W; v3 A
每次都觉得很幸福,虽然之前要等几十分钟。而我也记得和我一起去Oasis的每一个人
/ d  o. @; o2 n/ L& {/ W,以及坐在湖边说过的话。" i) Q9 o; W& M! V/ X# ?4 h
Lake Travis是吃烧烤、游泳和露营的地方。Lake Travis是科罗拉多河流域截成的一个5 I' b# l- p% w4 y2 g! x9 N* q
很大的水库,湖中有很多岛,湖水被划分的支离破碎。我在Lake Travis湖边露营过一- X# a1 l4 w; A( N' `% d4 N. j
次,更多的时候是烧烤。最近的一次,我们买的碳不够,于是满山的找树枝和枯萎的草1 \2 e6 A% t! A" R
,还有枯竹子。竹子的火势最旺,终于把我们的食物烤熟了。而我花了好长时间想起来
0 Q/ w) V+ u1 q) f, _" _那句“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但是湖水就在边上,于是就跳到湖水里洗+ {; m1 `4 j& X6 b) @  R) m& P
了洗,可是边上就是一条大狗,也不知道是洗的更脏了,还是干净些。收拾剩下的骨头
$ q, A, B/ [9 k% w- X: J的时候,好多只老鹰在我们头顶盘旋,吓得我赶紧把骨头们收起来。( ]" M' b% [0 p7 J

6 t/ T0 B' A6 T8 h% O/ v六街# `* s. l0 r$ K  g; L5 [6 C
有一个学期我在Congress和六街交界处的一个大楼里实习,下班等车时骤然发现,原来7 i& R0 A  q& a) t8 }
奥斯丁是这样一个繁华的大城市,人潮汹涌的,站在街头,我恍然觉得自己仍然站在曼2 ?' [! Y: x% F& W" V' |
哈顿百老汇大街。
  [" l7 ^4 D* z后来才知道,那是South By South West音乐节。音乐节那几天,奥斯丁满街都是装束奇, u6 m* u2 W4 k- r# T3 S1 p) F
特的人,手腕上戴着wrist band,背上背着吉他。还有很多人背着高高的行李夹着被子
& V3 @% k! j/ A* F; N在街边睡觉。2 P; n2 D" X! |9 K& m, a% J
我很喜欢音乐,而且有个作曲系的朋友给我推荐演出,但在奥斯丁这几年只去过两次UT
' e3 y6 |5 V4 }+ K1 l' x的音乐厅。大多数想听音乐的时候,我最后都跑到了六街和学校周围的酒吧。因为囊中: k6 R# X5 n* Q* H2 \2 j  V
羞涩,很多要收cover的酒吧我都没去过,可能错过了好些不错的乐队。而偶然有人请客5 a4 q3 E/ C1 L
的时候,我就毫不犹豫地选择那些想去的地方,因此也去了几次elephant room和六街上的p
9 S: x7 B* _  u* |9 H( Iiano bar这样贵的地方。
% `& s- G+ _4 H* ], y那家piano bar是和美国同学一起去的。一个晚上过的好热闹。两个人坐在中间的钢琴边,8 k8 c* j4 M& B: U5 q& z, \
弹观众随便点播的曲子,从德州校歌到Moon River,还有好些好笑的或荤或素的段子。
' ?" D; x- x- }. \- L我很早就有念头想拍满100支local的奥斯丁乐队,也从Crown&Anchor和Hole in the wall开
; ^! a2 ^( B+ {; Y5 i& {% ?; V6 V始拍了好几支,但最后都没有做成。也许有一天,他们中会有一支成名,而那时我将已经忘  }+ R, l2 d* j) p* v& W9 A
了曾经看过他们。
5 f9 s* `' K/ J' t+ z
0 n/ e' E9 H/ q2 H+ J; T% a  O: r海德公园7 z/ \* i' `- `  ]* j/ W* ^
海德公园是奥斯丁最美的地方。我就住在这里。因为没有车,绝大多数时间我都在海德
2 ~- j6 ]4 [' k公园里,每天晚上都步行到45街边上的小树林散步和荡秋千。每个周末都骑车去
2 p9 a; N2 n! p% w4 Tgrocery,路过美丽的Park road,看着路边种的桃花落了,满地的落英,枇杷黄了,又
! }  y. @5 r( B& R6 C2 P落在泥土里,结了青桃,青桃变红,又落了。" M. r# L  }' g, h) G$ {
海德公园里,我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La Tazafresca。咖啡馆的老板总是固执的放那么几9 W* C8 Y- W. b7 }2 z' `
首同样的歌,荷丽黛的几首,莱昂纳尔科恩的,杨提尔森的,不知名乡村歌手翻唱的eagles- }/ s8 u: t# d
的老歌,弗兰肯斯坦主题音乐,还有些西部音乐。听多了,我就到了充耳不闻的地步。
$ l, M8 b8 Q6 a好多次和c说要去那里下棋,但总也没有那么做。9 Q. {% w5 p: G8 a. o/ P! M
真的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做的事情。而一转眼,就不再有机会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Bevobucks +1 收起 理由
PARAQUE + 1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8-15 12: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一篇很详尽的Austin周边地区游记

赞啊,很详细的介绍!
发表于 2010-12-28 21: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德公园的英文名是什么?
发表于 2010-12-28 21: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vinasa 的帖子' b" X/ J7 i. h  T' _
$ V4 U7 k# a+ C! i: @' j& K
Hyde Park
发表于 2010-12-30 14: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资源啊
发表于 2015-1-10 12: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useful information for new students
发表于 2015-1-21 09: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源,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15-2-23 19: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Great, thanks.
发表于 2015-2-24 22: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赞,收藏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UTCSSA   Visiting Stats:

GMT-6, 2018-5-23 04:53 , Processed in 0.041565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